當前位置:

抗日聯軍在桓仁的六次戰鬥

來源:--引自《魅力桓仁》吉林文史出版社


民國23(1934)2月,楊靖宇将軍率東北人民革命軍獨立師部分人員進入桓仁西部,組織發動群衆,為開辟桓仁西部抗日遊擊根據地打下基礎。4月,在團長韓浩、師軍需部長韓震率領下,獨立師三團十一連50餘人、師軍需部30餘人進入桓仁西部地區,勘察地形,進一步發動群衆,争取友軍,聯絡小股“幫頭”武裝,壯大抗日力量,為開辟遊擊區做準備。8月,楊靖宇再次帶領隊伍到桓仁西部,檢查部署建立遊擊根據地事宜。

民國24(1935),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副師長韓浩帶領三團和五團各一部共80多人,深入海青夥洛、窪子溝一帶發動群衆。從此時起,以老禿頂子為中心,南起夾道子,北至崗山嶺沿桓仁與興京(今新賓滿族自治縣)、本溪、寬甸交界一帶,逐漸建立一塊逐迤斜長的抗日遊擊根據地。桓仁東部及與輯安交邊地區也有小塊臨時抗日根據地。民國25(1936)冬季後,随着日本侵略軍加緊對抗聯一師的“讨伐”,這些抗日根據地相繼遭到破壞,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的領導機關和後勤單位常駐桓仁西部。仁成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楊靖宇任軍長、政委)軍部、一師師部教導團、一師各團經常活動的地區。民國23(1934)秋,一軍軍部及教導一團和機槍連共五六百人駐紮在夾道子山後密營。軍需部長韓震率領的一師軍需部看守隊和一分隊、二分隊以及一師遊擊連經常駐紮在老秀頂子山的二層頂子的大密營裡,一師教導團也曾在此整訓。老秀頂子山上設有小兵工廠,内有2個人負責修理武器,制造子彈。在仙人洞的

萬人溝密營、海青夥洛密營各有2台縫紉機,制做軍衣、軍帽、子彈袋等。在仙人洞小冰溝子、高儉地楊木頂子、海青夥洛、灰菜望四處密營裡,都有一師的臨時小醫院,部隊的醫務人員和地方醫生為抗聯戰士治傷醫病。民國25(1936)後,随着形勢的惡化,軍事密營相繼遭到破壞。

在桓仁期間,抗日聯軍除直接打擊日僞軍外,還積極開展抗日救國活動建立不朽業績:一是建立中共地方組織。民國24(1935)5月,東北人民革命軍在仙人洞、木孟子、高儉地等地建立中共黨小組。7月,在铧尖子小青溝一帶與中共南滿特委共同建立中共桓仁特别支部和高儉地支部。民國25(1936)夏季,建立中共桓仁縣委和川裡、海青夥洛支部及桓興區委等。黨組織積極為抗聯部隊籌集糧食和槍支彈藥,動員農民參軍參戰,擴充抗日力量。二是建立政權。在第一軍第一師的支持下,根據南滿特區人民革命政府籌備委員會的部署,民國25(1936)秋,在恒仁縣大四平村(1946年改求新賓縣)、桓仁與興京交界的海青夥洛地區和桓仁東部的馬圈子、五裡甸子、搖錢樹等地成立抗日政權機構。這些機構采取不完全公開的形式開展減租減息和抵制日僞苛捐雜稅、“集家歸屯”、保甲制度等活動。三是建立抗日群衆團體。民國23(1934)9月至民國24(1935)冬,東北人民革命軍先後在響水河子、四方台、海青夥洛、東瓜嶺、普樂保、馬圈子、大鏡溝、高儉地、三道河子、大甸子、川頭、八裡甸子、老嶺溝、臭李頭、夾道子等村建立反日救國會,會員人數幾名幾十名不等。在大四平村建立桓仁和興京兩縣的縣級反日救國會,主要任務是宣傳“反滿抗日”主張,為抗日聯軍籌糧、等款、籌集衣着、傳遞情報。在仙人洞村成立反日婦女救國會,為抗聯戰士做軍鞋、加工糧食、燒水、做飯、縫補衣服、掩護傷員。在遊擊根據地内建立農民自衛隊,主要由當地貧苦農民組成,部分地區由山林隊(當時稱“土匪”)改編,作為抗聯的後備隊伍,主要任務是反日僞“讨伐”,保衛遊擊區,組織群衆破壞日僞交通線,籌糧募捐等。民國23(1934)冬至24(1935)冬,仙人洞、高儉地、海青夥洛、高台子、橫道河子、川裡、窪子溝等村均建立自衛隊。海青夥洛、高台子、仙人洞、大四平等村還專門組織了青年義勇軍(時稱小孩隊)。自衛隊每隊30人左右,多次配合一師主力部隊同日僞軍作戰。四是組織抗日統一戰線,壯大抗日力量。民國21(1932)10月,遼甯民衆自衛軍失敗後,其餘部分散在桓仁西部山區,武裝幫頭達50多幫。一些較大的幫頭各古一塊或幾塊地盤,都有較強的抗日意說國23(1934)7月,楊靖宇率部在八裡甸子召集活動在桓仁、興京邊界的一些武裝幫頭舉行會議,争取他們不在遊擊區搶劫綁票,訂立盟約,合,統一抗日。會後,在桓仁、興京交界的地帶活動的“大喜字”幫趙文喜編為農民自衛軍一分隊,後編入第一師第四團。同時期,楊靖宇在柞木台子劉禮家開會,收編了“要地好”、“老北風”、“朱海樂”等幫,編入農民自衛隊。民國24(1935),活動在八裡甸子、前後夾道子一帶的于萬利幫二三百人被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師長程斌收編為遊擊大隊,于萬利為大隊長下屬3個中隊,在前後夾道子、韭菜園子、寬甸牛毛塢一帶進行抗日活動。民國25(1936)、陳太廣的“東北海山”幫被一師編入十二團。民國24(193),“老北風”投奔第一軍被任為大隊長,下有5個分隊。至民國25(1996)初,在軍長楊靖宇統率下,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共收編分散活動千相仁、寬甸邊界的遼甯民衆抗日自衛軍殘部600多人。同年7月,東北人民革合軍

正式改稱抗日聯軍(簡稱“抗聯”)。原第一、二軍合并為第一路軍,楊靖宇任司令,下轄6個師。桓仁仍屬一師活動範圍。抗聯收編的抗日隊伍,區别其不同政治素質和表現,采取不同的形式。素質好、表現好的直接編入抗聯主力部隊。條件差的,先編為農民自衛隊,經過提高和考驗,再編人抗聯主力部隊。有些武裝幫頭僅在抗日行動方面受抗聯統一指揮,不予正式改編,稱之為“山林隊”。在桓仁北路一帶活動的正式“山林隊”有3個支隊:第一支隊“青山好子餘”等幫;第二支隊“路來好”等;第三支隊“雪白”等幫,共1000餘人。其

“蘇特點是幫頭大,武器好,抗日思想強烈,專打日本人。

抗聯在桓仁境内抗擊日僞軍警,前赴後繼,付出了極大的犧牲。民國23(1934)27(1938),作戰犧牲和被俘後慘遭殺害的幹部、戰土不下數百人。其中深為桓仁人民敬仰的有一師師長李紅光、一師軍需部長韓震、一師宣傳科長傅世昌、一師副官李向山、一師參謀長解麟閣等民國23(1934)2月至27(1938)10月、抗聯部隊同日僞軍在恒仁境内作戰共百餘次,其中較大的戰鬥有6次。

(1)八寶溝戰鬥:民國23(1934)9月下句,東北人民革命軍獨立師司令部與第三團和遊擊大隊會合,再次西征桓仁。在桓仁縣大恩堡八寶溝與日僞軍激戰,斃傷日僞軍22名,俘8名,繳獲步槍15支、子彈千餘發。

(2)脖望戰鬥:民國24(1935)516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

靖宇軍長率軍部直屬隊和一師200多名士兵共500多兵馬,從植仁縣果松川出發,取道石灰審嶺去窪子溝。行抵油瓶溝南崗時,發現蔡俄堡駐有日軍。石灰窯嶺無法通過,臨時決定取道大砬子溝、歪脖望、紅璃石大皮匠溝進入注子溝。正當部隊向歪脖望挺進時、被敵人察覺。日僞軍派一部分兵力占領石灰富嶺,包圍了歪脖望西、北兩面。從馮家堡子趕來的日僞軍占領了歪脖望以東的鹿圈子溝,形勢十分危急。楊靖宇命令每個戰士牽兩匹馬先上山,部隊随後邊阻擊邊向山上撤退。僞軍廖弼宸旅的一個連趕到紅塘石南台的南面,看見東北人民革命軍的戰馬下山,一陣槍聲,迫使大部牽馬的戰土退回南山。僞軍随即搶占了至脖望溝的東、西兩個山崗。楊靖宇部副官李向山帶尖兵和四五十匹戰馬占領紅塘石北山頭,準備接應部隊到達。楊靖宇命令部隊攻占歪脖望各個山頭,居高臨下,組織還擊。軍指揮所在大山崗上構築臨時工事。上午10時,南坡戰鬥在破子溝打響。下年1時,歪脖望

北坡接火。铧尖子的僞保甲自衛團也從子溝攻上來,被東北人民革命軍擊退。日僞軍的主力在碰子溝和鹿圈子溝方向,但兩處地勢對東北人民革命軍有利,敵人隻能遠射,不敢靠近。僞軍廖旅的一個連占領兩個小山崗,并封鎖了東北人民革命軍下山的兩條溝。面對如此嚴竣的形勢,楊靖宇果斷命令:“停止對這兩股僞軍射擊,開展政治攻勢。”于是,戰士高唱愛國歌曲,高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口号。僞軍槍聲停了,并回話,要求各派一名連長到中間地段講和。楊靖宇即派教導團三連劉連長攜帶近10兩鴉片煙到達約定地點,與僞軍果連長談判值此,從二戶來開來載有日本兵的兩輛汽車在紅塘石停下,日軍直向南山沖來僞軍栗連長當即表示:“我是不是中國人,你們看着,我馬上把這些小鬼子打回去。”果然,日軍被僞軍打退了。栗連長說:“你們現在四面被圍,隻能從我連的槍口下撤走,但不能白天走。你們白天走,我不打,對日本人不好交待。你們可在天黑之後從這條溝下山北去,我保證不打你們。”商定了撤退的暗号後,果談判後,楊靖宇召開連以上幹部會議,布置夜間撤退事宜。晚9時左右,東連長還送給劉連長幾袋子彈北人民革命軍從各制高點撤下,在陣地上點燃火堆,迷感敵人。為防有詐,先派一個排為尖兵,按協定路線下山。僞軍不僅沒打一槍,還高堿:“别若急,慢慢走。”東北人民革命軍全部兵馬從歪脖望順利撤出。

(3)刀尖嶺伏擊戰:民國24(1935)秋,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師長程減、參謀長李敏換率部駐紮在刀尖嶺附近。96日,偵知輯安縣長“張軸子”同日本指導官将帶領治安大隊從輯安邊境路過刀尖嶺,進入頭内。他們當晚作了戰鬥部署。翌日拂曉前,李敏煥帶領部分隊伍潛伏在刀坡越子溝,程斌帶領部分隊伍隐藏在山坡樹叢中。上午10時左右,“張軸子”和日本指導官帶150餘人的治安隊從刀尖嶺前坡爬了上來。東北人民革命軍一名撮士正在“解手”,被僞兵發現開槍暴露。程斌、李敏煥當即指揮戰士猛烈開槍經過激烈的戰鬥,日本指導官被擊斃,生俘僞治安隊30多人,繳獲步槍50支,份治安隊服裝40多套。

(4)智取四平街警察署:民國24(1935)秋,一師師長程斌、參謀長李敏煥等率部到桓仁縣四平街一帶活動。四平街僞警察署署長孫海臣(外号孫猴子)平日無惡不作,是“鐵杆漢奸”。僞警察署共有30多名警察,一師決定撥掉這個“釘子”為民除害。為避免損失,李敏煥提議化妝智取。師部機槍射手丁穿上在刀尖嶺戰鬥中繳獲的日本指導官服裝,扮成日本指導官,李敏煥扮成譯,一部分人穿上繳獲的治安隊服裝,化枚成治安隊。另一部分由師長程斌帶領,化牧成土距,到小四平住下。第二天一早,李敏煥領着化妝成了治安隊的識土趕到小四平街,離村很遠就向村裡打槍,與程斌帶領的假土“打起來”。“土匪”抵不住“治安隊”的攻擊,向四平街後山跑。鬧得四平街雞飛狗咬,村民吓得到處亂跑。李敏煥讓戰士捉得一個紳土模樣的人,交給他一張繳獲的日本指導官名片,今他先持名片去僞警署通報。随後,這支由“日本指導官”率領的“治安隊”大搖大擺地向四平街警察署走去。孫海臣聽到報告,立即集合全署僞警察列隊歡迎,并向“日本指導官”舉刀敬禮。“指導官”怒氣沖沖地向孫海臣贓了幾句日本話,李敏煥翻譯:“指導官說你們通!”孫海臣忙分辯說:“不敢通匪”。隻見指導官更加暴躁地了幾句。李敏煥又說:“指導官問你,不通

距,為什麼我們打土距,你們不出來支援?繳你們的槍!“”“治安隊”的戰土們立即把槍口對準了警察。孫海臣和全部僞警察都乖乖地放下了槍,共繳獲步槍40餘支、厘槍一支。最後經過教育,釋放了其餘警察,孫海臣還一再向“指導官”解釋他們沒有通匪。戰士們放火燒掉僞警察署,速捕了僞署長孫海臣。

(5)曲麻菜溝伏擊戰:民間25(1936)113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軍直屬隊百餘人在桓仁縣曲麻菜溝埋伏。當桓仁縣拐磨子僞警察署李巡官等1818人組成的“讨伐隊”進入伏擊圈時,未及還擊,全部被俘,繳獲步槍19支,彈藥197發。

(6)嵌石嶺襲擊戰:民國25(1936)32311時,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教導團某連與朝鮮革命軍第二師金見傑中隊200餘人,在桓仁縣嵌石嶺(今新賓滿族自治縣響水河子鄉轄)襲擊日軍守備從40餘人分乘的3輛汽車。戰鬥約進行2小時,日軍友枝敬一大尉被擊斃,斃日軍1名、擊傷6名。